播放记录

听障题材突然大行其道不只是巧合

时间:2022-03-04 14:03:14阅读:2625
◎圆首的秘书在去年初的圣丹斯电影节上,一部描绘听障家庭生活的影片包揽了剧情片部分的评审团大奖、观众奖和导演奖三大奖项,成为当届最大赢家,随后Apple TV+ 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该片的全球发行

      ◎圆首的秘书

      在客岁初的圣丹斯电影节上,一部描绘听障家庭生活的影片包办了剧情片部分的评审团大奖、观众奖和导演奖三大奖项,成为当届最大赢家,随后Apple TV+ 以2500万美元的价钱买下该片的全球刊行权,由此创下圣丹斯电影节买卖金额纪录。该片将与《沙丘》《犬之力》《驾驶我的车》等浩繁佳片影片一道,配合争夺2017奥斯卡的最佳影片和最佳改编脚本奖。尽管本届奥斯卡强手不少,但单从质量上看,《健听女孩》绝对是夺奖的有力竞争者。

      一个看似小众的题材,何故获得观众、资本、评论人等多方好评?这其实是一个有趣的话题,而在全球电影都不景气的当下,这样一部影片的成功或许更加值得思索。

      影片《健听女孩》改编自2014年的法国电影《贝利叶一家》,是以也被称为“贝利叶一家的美国版”。“健听女孩”片名源于英文“Children of Deaf Adults”,意为“成年听障人士的孩子”,他们通常要承担起父母与外界沟通的责任,同时也很有可能由于与父母之间存在知觉差异而在生活、情感等方面发生矛盾。影片中,女主人公鲁比·罗茜不但有一对聋哑父母,他的哥哥一样也是聋哑人,一家四口以捕鱼为生,随着当地渔民日益遭到资本和权要的挤压,鲁比也日益扮演起不成或缺的支柱性角色。在这样的生活里,鲁比小我的愿望和爱好不行不遭到压制,而哥哥也难免由于妹妹的健全而自尊心受伤,一场关于家庭责任与小我意志的抵触随之爆发——当然,是以一种美国支流的、温和的方式。

      事实上,聋哑和手语元素在近两年的全球电影当中并不罕见。对于美国电影而言,轨制性身分在这当中起到了决议性感化。2020年9月8日,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公布了新的奥斯卡奖入选资格标准,此中包孕大批对演员和建造团队种族多元化和性别平权的要求。“标准A:银幕显现、主题和叙事”就明确要求入选电影须满足三类中的一个,而《健听女孩》完整符合第三类标准,即“电影的首要故工作节,主题或叙事集中在少数族裔或群体上”,这当中自然就包孕残疾人。

      尽管学院要求从2024年的奥斯卡奖评选正式起头执行,但考虑到电影的拍摄周期,整个好莱坞电影家当显然从客岁或者前年就曾经起头行动起来——畴前年入围奥斯卡的影片《金属之声》到现在这部《健听女孩》,能够看出,此后奥斯卡提名名单中,免不了每年都会出现类似讲述残疾人故事的作品,“强迫多元化”的评奖规则肯定也会指导出性别、种族和群体构成上更加多样的作品产出,尽管这在必然程度上可能意味着美国电影家当,尤其是好莱坞必然迎来某种短期阵痛。

      而从国际范围来看,与听障人士有关的电影一样不少,且很多都大受好评:客岁在戛纳电影节获得最佳编剧奖,2017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国际影片等四项大奖的日本影片《驾驶我的车》中,一位重要角色等于听障人士,而在结尾至关重要的段落里,手语也发扬了极其重要的感化。无独有偶,2017柏林电影节奇遇单位的日本电影作品《惠子,注视》直接以听障人士为主角,导演三宅唱以极其感人而富有节奏感的方式,塑造了一个生活在东京的女性听障拳击手。

      从这些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创作者对听障人士的偏好及其背后的缘由:一方面,相比白话的对白,手语更加视觉化,虽然这些手势往往意义不明,但给人的感官影像却更增强烈直接,酿成的效果也就更有冲击力。比如在《驾驶我的车》中,导演滨口龙介全程利用了大批的对话,惟独在结尾最环节的点题处利用了恬静的手语,它很大程度上调动了观众的知觉和感官,让观者从对声音的麻木中苏醒过来,进而在视觉中达到高潮,获得庞大的感动。

      在《健听女孩》里,导演夏安·海德非常明智地选择了三名真实的听障演员来扮演父母和哥哥的角色,这也是《健听女孩》与《贝利叶一家》相比之下一个庞大的上风所在。母亲的扮演者玛丽·玛特琳更是在21岁时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成为汗青上最年青、同时也是第一位荣膺此奖项的听障人士。或许正如“当天主关了这扇门,必然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这些演员非常懂得通过手部动作、面部表情和身体姿势去相传情感和姿势,其视觉表现力有时甚至比健全演员更强,也更容易激发观众的共情。

      另一方面,望文生义,“听障”是一种“障碍”,意味着与健全世界沟通受阻。于夏安·海德而言,听力障碍既能够在剧作层面制作笑料和抵触,也在主题层面通往沟通和理解问题。事实上,整部电影就是关于健听女孩鲁比若何真正与三位听障家人相互理解。这种沟通虽然难题,但在一次次的探索与适该当中,主角与她的家人无疑在自我的成全和家庭的责任之间,找到了某种均衡。而在《驾驶我的车》里,滨口龙介更进一步,将手语与其他各类语言并置起来,这显然暗示着听障人士曾经不再是某个少数群体,手语彻底成为一种与白话同等的交换方式。在这个根本上,剧中导演排演了一出每个角色操一门差别语言的《万尼亚舅舅》,通过这种放置,编导最大程度上强化了契诃夫戏剧当中人与人之间无法真正交换这一母题,然而无论是夏安·海德还是滨口龙介都不是绝对的悲观主义者,最终他们每小我都将理解生活的寄义,也都会在不成能的沟通中实现对各自生命的理解和救赎。

      当然,听障题材电影频出的一大直接缘由,无疑还是它向我们揭示了我们这个曾经持续三年的“疫情时代”里,每小我的失语、伶仃和无人交换的处境,成为生活状态的隐喻。这一点在《惠子,注视》里有着很好的表现:我们能够看到女主角惠子是若何由于听力障碍而在拳击赛场上遭受不公,以及“口罩”这个标志性的时代符号是若何将听障人士赖以生存的唇语完整屏障,从而进一步强化了听障人士的障碍感和伶仃感。我们注视电影里的人物,电影里的人物也凝睇着那些健全人,透过这些电影,我们似乎才得以明白,健全与非健全之间并没有太大距离,人与人之间的处境也并非一模一样,面对异动的世界,我们不但同等地生存,而且也有能力相互理解和支援。

      不成否定的是,《贝利叶一家》的原作脚本曾经非常隽拔,所以很大程度上说,将《健听女孩》的成功归于它并无算过分强调,尤其是影片后半个小时的高潮迭起,几近都有法版原作的情节作为支撑,《健听女孩》似乎不需要费太鼎力气,只有完整贴合本意就能够俘获英语观众。但是一样毋庸置疑的是,导演夏安·海德在《健听女孩》里也展示出精准的排场调度能力,这也是《贝利叶一家》所并不具有的。仅以音乐会一场为例,在原作当中,宝拉的家人就座以后,排场调度一度非常混乱,既不行分清人物的主次关系,也没有展示台上与台下的眼神交换,而夏安·海德则非常有意地突出了鲁比家人的无助表现,并以强烈的主观视点突出了无声段落的人物归属,从而更好地与以后父亲和鲁比零丁交换的段落衔接起来。正是在导演数度精心的开麦拉调度和声画配合之下,《健听女孩》的结尾达到了原作所没有的庞大气力。

      作为一部“feel good movie”,影片止步于走马观花地揭示了资本和权要对美国底层民众生存环境的挤压,也仅能在必然程度上表现底层民众的坚韧与顽强。从这点上,《健听女孩》恐怕不如2017金熊奖获奖作品《阿尔卡拉斯》来得那样有力、直接,但这也并无故障它成为美国客岁最值得关注的新秀作品——假如连《绿皮书》都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又有甚么理由差池《健听女孩》登顶抱有期待呢?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会员中心